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香兒 | 25 May, 2009 | 愛的在線 | (116 Reads)
願破曉的陽光能輕柔觸摸我冰冷的面龐,好讓我能感受到自然喘息的微妙。地球如此龐大,終究僅是銀河系一粒細小的塵埃。人逃不過命運,勝不過天意。當死神披 著黑紗,似笑非笑地向你迎來時,你又將怎樣面對突如其來的噩耗?人總是這樣貪心,偏遲於最後才肯承認,世界如此美好,放棄一個重要的世界何其難捨。站在暗 處的人不會了解,拭不掉淚水時有多麼傷。
  
曾經的我是多麼頹廢地看待這樣一個無心的世界啊!自卑的以為,在所謂正常人世界中生活的我是個不幸的孩子。哪年的哪天,一個個花樣年華的少年經由 我眼際閃過,昔日的笑臉同流星般隕落,扭曲成一張張呆板冰冷、死氣沉沉的臉龐。直到再無笑靨的那刻,我清楚望見了那生命有多脆弱。青春的花瓣繫著它生命的 根一起凋零,徒留萬人悲哀,終究喚不回那些離開飄向天國的魂靈。而我的哀遠比他們的輕,輕如鴻毛,弱得風吹就散了,我哪還敢去慨嘆我的不幸?至少我健康, 懷抱著溫暖的家庭,有機會追求我的夢想,而……
  
無數透明的肥皂泡在幽幽光下泛著暗藍的光,夢幻般發光的舞台上,一位年未半百,頭髮卻早已斑白的父親,推著輪椅,邁著沉重的步伐站在這樣一個閃閃 的舞台中間,輪椅上是一個十幾歲的男孩,全身無力癱在椅子上面,只有頭在吃力地左右扭動,他微笑著向兩邊來賓問好,方形屏幕清晰講述了眼前男孩催人淚下的 命運遭際,當我們這些少年痛快地沉溺在意氣風發、青春年少的喜悅中時,那男孩卻在10年前便得知自己生命之路只剩下短暫的18年。人生所痛莫過於預知死 亡,像點燃檀香,凝視它消散於空間的青煙,落寞之中平添恐懼。人最怕的還是殘廢,當然,前提要看你是否依然愛這個世界,認為在自己生命中的每一天都要發光 發熱,哪怕僅僅有螢火蟲的價值。那男孩依賴藥物,維繫著屈指可數的日子。然而他的生命並沒有因此而消沉,卻像一棵小草勃勃煥發生機。在屈指可數的日子裡, 他在病榻上面完成了大學計算機的全部課程,並且活學活用於網絡世界,有很多破解黑客密碼的編程已經被社會認可。在自己“風燭殘年”的歲月之中,他通過虛擬 的空間,讓很多思想頹廢、自甘暴棄的少年脫離悲觀的意境,朝氣蓬勃地對待生活。 “我活著的每一秒都是'老天'的恩賜,每一縷陽光都是我生命活力的見證,每一份來自陌生人的感動都是支持我堅強勇敢活下去的信念……所以,我要回報這些好 人…….”他用生命的最後三年行萬里路,報答感恩那些曾施予他愛心的好人,並送上大捧怒放的鮮花,用沙啞深情的“謝謝”融化心靈深處強忍住的淚水。 “捐自己的眼角膜,獻上自己的腎臟,不僅僅是為了解救他人的生命,我要看到我最後的餘熱,我愛這個世界,愛這個世界的每一個人,我要通過他們從新看到自然 的天空,看到綠綠的小草……”。這時,寬大的銀屏定格在男孩令人心酸的臉龐上,羸弱、卻堅強。主持人眼圈濕潤,用顫抖的聲音介紹著他們。
  
台下,不再有歡呼欣喜,不再有尖叫激動,有的只是一個個掩面泣淚的人。他們被眼前的男孩深深打動了。男孩說他最對不起的人就是父親,父親為了他付 出了一切,那些本應幸福的時光裡寫滿了父親慘白的回憶。父親只願能陪在他身邊,竭盡生命的力量只求有機會能多愛孩子幾秒,給孩子一段並非一無所有的回憶。 父親最驕傲的就是上蒼賜給他一個如此堅強孝順的兒子,這半生與對孩子結下的緣分,對孩子的付出,他無怨無悔。主持人蹲下身子問男孩還有什麼心願,男孩說自 己知道活不過這一年了,感謝生命讓他比預料多活了兩年。從他很小的時候起,便發現自己的手再也沒法舉起,一直想要深深地擁抱父親的他,有多渴望,用強有力 的雙臂去擁抱父親,這我們大家常常“不屑”去做的事,卻成了這可憐男孩最大的心願。強忍住淚水的主持人小心地托著他的手,完成了這個優秀年輕人的願望。台 下掌聲雷鳴,他們在吶喊,在助威,為男孩真誠的加油。
  
我覺得自己哭得早已失聲了,腦子空白令我都不知道這一切都是不是在做夢。我的痛不配稱之為痛,比起他來,我卻是有無與倫比的優越,我能隨意輕觸斜 射進窗口的陽光,我能自由奔跑於美麗的山川大河,我能懶洋洋地享受躺在柔軟床上面的溫馨。但是,卻沒有真正感受到生命注入的靈力。從前我不懂,我一直將自 己囚禁於牆角陰暗處,自以為已傷得夠深,而那些早看清眼淚並堅持活在光下的人,顯然值得尊敬。
  
黑夜怎懂流淚的傷?我們只看到那些浮於表面淺層的傷,而實質深刻心底的傷我們永遠也看不到,因他們不會為自己而悲,只會保證不再遺憾地快樂下去。太多太多人的傷不值一提,活在暗處給自己壓力折磨,卻沒發現靈魂尾部的聲音在哀求別輕易放棄。
  
讓我們盡快走出陰雲束縛吧!讓光明解讀你真正的傷,你要相信黑夜代表的消極無法詮釋你的感情,唯有晴空才會真心感受並治療你的痛。聰明的,請相信,黑夜不懂流淚的傷。

香兒 | 19 May, 2009 | 愛的在線 | (108 Reads)
只不過是拐了一個轉角,時間的齒輪卻已在我的身上烙下了永久的痕跡。懵懂間,迷茫中,眨眼已是四分之一的遠逝。
  
早已記不清在這四分之一的日子裡,有多少個夜晚睡不安穩。迷迷糊糊、半醒半夢間,究竟出現了多少個溫馨熟悉卻又模糊陌生的景象。恍恍惚惚中,我看 見了年邁的奶奶站在屋簷低下引頸長望,可愛的妹妹在玩耍之際不時回望村頭小路。我含著笑向她們揮手,朝她們奔去。卻不知,半夜夢醒時分,唯留一人獨自淚 流,這時刻最是難過。
  
獨自流浪在外的人兒啊,看到窗外渾圓的明月,忍不住自作多情地想:在月圓的今夜,在那熟悉的紅磚青瓦的小屋裡,是否也有一個人因睡不著而守望月 宮、寄情嫦娥呢?窗外的輕風能否帶來家鄉輕快的風鈴聲,夢否帶來故土一山一木、一水一土的氣息,又能否帶來故鄉人平安吉祥的福音?
  
殊不知,此時的多情唯有更添一份惆悵。
  
這一刻,夢已醒,夜更長……
  
也早已記不清多少次獨自徘徊在這條幽靜的小道上。這條小道是我在這四分之一的日子裡每天出門必然經過的地方,它足足陪我走過了整整的兩個春華秋 實、酷署寒冬。這里平靜、詳和,能使我浮躁不安的心獲得暫時的平靜。在這裡我一次次地思索自己的人生,卻又一次次地分不清也辨不明:是自己的目標太高了, 還是自己被大都市裡的燈紅酒綠誘惑了?
  
在這條林中小道上,已經習慣了獨坐道旁長凳,然後萬千思緒飄飛。
        
白天,看路上行人悠悠,伴侶雙雙走向他們預定的目的地。而我卻在茫然: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中,我究竟該何去何從,哪裡才是我該選擇的方向?假如不拐 彎,直直地追尋前方是否真能到達海洋的彼岸?夜晚,則藉著月色的朦朧,掩飾去假裝了一天的堅強,也終於明白什麼是臉上的快樂別人看得見,心裡的痛苦無人知 了。
  
這時候總喜歡緊摟懷中那從家中帶來的背包,從中汲取一分來自家鄉的慰籍,撫平浪子心中的不平與傷痕。
  
神思也經常遠走,回到那熟悉的故土。那裡小屋依舊,人也依然,門前小河裡的魚兒亦一如往昔,熱情地親吻你探在河裡的小腿,在你腳丫子間探寶尋藏。
  
在這一刻,窒息的靈魂總能得到片刻的喘息。
  
雖然,早已知道獨自在外流浪闖蕩的人兒注定是會受傷的,也早已做好受傷的準備,可仍會在無數個受傷後的夜裡,獨自舔舐傷口時,禁不住自問:明天是忍著舊傷的疼痛繼續受傷著向前走還是躲回母親的懷抱從此不再經歷外面的風吹雨打呢?
  
每每這時,臨行前對自己也是對家人的承諾就會一遍遍浮現:利用八年的時間闖出一片天空,然後在天空中塗上真正屬於自己的色彩,從此一家人就在這色彩斑斕的天空下自由快樂生活。
  
我也明白要成功談何容易,又有多少人窮其一生也沒能成功,而我卻想在短短的八年裡採擷成功的果實是多麼不現實,可為了夢想、為了家人,我仍執意地想闖一闖,試一試,或許這就是所謂的初生牛犢不怕虎吧。
  
家人的音容笑貌,臨行前的承諾一遍遍地給我勇氣走出迷茫,也讓我有勇氣繼續未完的路。只是,時間老人的腳步從不曾因我而停息半分,在我還未想明時又是一晚將逝,黎明破曉,兩年的光陰就這樣從我的指間掠過,實是慚愧。
  
所幸,在另一個四分之一的日子走來時,愚鈍的我也終悟明了一些道理,終於從混亂迷茫中走出來,再次找回了目標,找到了方向。
  
或許肩上的行囊依然沉重,腳下的征途依然遙遠。但路上前行的腳步卻再也不會停息。又或許前行的腳步偶爾會稍作停留,但這也僅是我在黑夜中整裝,等待天亮時的再次出發。

香兒 | 11 May, 2009 | 愛的在線 | (169 Reads)

十年,彈指一揮間,曾經的一切日子就在這不經意間一天又一天的逝去。縱是在心裡還有許多夢想更甚有豪情滿懷,終是抵不過流年匆匆,任歲月將風霜在額上堆積。
  
還想跟人說自已風華正茂,依然青春活力。還想裝一些年少輕狂,不願承認事業上的失敗和生活中太多的蛻變。只是,華麗的衣裳終還是難掩微微隆起的肚子,神采飛揚的眉角或許讓人看不出真實的年齡,可在心上早已是千瘡百孔。試圖伸手欲留,錦繡年華終是越離越遠,越遠越稀薄了。
  
多少曾經的萬丈豪情,被歲月摧殘的支離破碎,如今想來都只是午夜醒來的一聲嘆息。是與非,得與失,曾經嚐遍。一些堅持一些執著,無奈的徒留在傷痕累累的心上,是如此蒼白而無力。無憂的童真老在眼前晃悠,那個在大樹底下做美夢的少年,夢里花落多少遍?少年轉眼就到中年了,而夢或許還在繼續,花或許還在燦爛,只是溜走了似錦年華,只是在心花落了多少遍。無論一路走來有多少生活上的不盡人意,情感上的跌蕩沉浮,不再有的是少年的無憂無慮,留下的是憂思不斷的落寞思想。殘留的青春年華就將不再,我還有多少時間可以讓自已去消耗?我還有幾多機會讓自已再度神采飛揚?去圓那些曾經的堅持和執著?
  
飄泊的路上有許多讓我感覺很大壓力的事情,但沒有一樣事情象時間這樣讓我有如此的急促感。時常在面對風雨時勉勵自已堅強的去面對,天將降大任與我,必讓我受盡苦難,因此忍耐,因此期待。可是,我是如此近乎絕望的感受到大好時光正在我身邊悄然的溜走,而自已還是一事無成,難道注定我今生只能做一個如此庸俗的人?
  
許多在生日這天的時候,無論身在何處都想為自已寫些文字。或者勉勵自已,或者安慰自已。然後寄託一些看似存在的陽光明媚。期盼來年必定要怎樣怎樣,期盼來年必定要如何如何。就這樣一年又一年,文字躺在抽屜的記事本上,睡在電腦裡的空間上,自已還是依然一個人掙扎在漂泊的旅途中,還是一個人迎著風,一個人淋著雨,還是依然等不到那個是我宿命裡的女人。
  
我常自嘆。看來,許多的事都要腳踏實地的去做才能有所收穫,而我,就在風花雪月裡將自已埋葬。當時不知道如何去珍惜和把握機會,於今只能望天長嘆。或許是太留戀過去了,因此而讓自已走不出那片舊時的陰寐,守候了一年又一年,疼痛了一秋又一秋。
  
十年,人的一生當中有幾個這樣的十年?從故鄉到異鄉,從春陽到冬雪,從少年到白頭。
  
漂泊的太久了,走得太遠了。我累了,真的累了!
  
好想回到那魂牽夢繞的故鄉去,可是多年的漂泊生涯又讓我難以適應那種單調的生活模式。什麼是故土?什麼是江湖?也許就是瞬間的一個意念吧。我,就是一枚過了河的小卒,注定只能前衝,不管會遭遇多少艱難險阻,都不能後退。
  
既然如此,我還得一路漂下去,不管有沒有盡頭。且讓我迎風淋雨,邁著灑脫的腳步,淺笑輕揚,笑傲江湖。
  
千百年的流轉,人世一個一個輪迴,六月生我,我於六月不過只是流年中的花絮。百年以後,六月還在,而我,是不是又能跳得出今生宿命的輪迴?
  
何必在意夢裡不知身是客的悲涼於悵然?對於我的意念來說,心中有家無處不是家,對於我的身體來說,塵歸塵,土歸土,何處無香丘?
  
十年一覺紅塵夢,流過千年的都只不過是別人的故事。
  
佛曰;“一花一淨土,一土一蓮台。”
  
天地間有我此生或許百年的存在,曾經迎來朝霞,曾經送走暮雲,曾經看過花開,曾經帶走落英。
  
過去的,以後的,又何必在意。


香兒 | 7 May, 2009 | 愛的在線 | (871 Reads)
不知道是歲月的腳步太過匆匆,還是浮華的塵世太過喧囂,還是不惑之年的我太過矯情,還是忙碌的日子讓我有了些許倦怠,抑或是其它什麼原因,總之,很多時候,有一種迷失自我的感覺,感覺我已不是從前的我,這種感覺很強烈,也讓我對自己很不滿意。
  
常常獨自站立於穿衣鏡前,看著鏡中的我—一個年過四十的女人,身材雖然還算勻稱,可早已沒有了昔日的婀娜;皮膚還算白晰,可已不再有往昔的紅暈和 彈性,更談不上面如桃花;頭髮依然烏黑柔順,可是已經少了昔日的光澤,而且其中已經夾雜了不少銀絲;面部表情已經不再活潑自然,太多矜持莊重。看著鏡中的 自己,忽然就產生了一種陌生的感覺。 “我是誰?誰又是我?”常常這樣在心中反復自問。可是始終沒有答案。
  
於是就又更加恍惚迷惑,更加悵然若失,更加不知所措。於是就又埋怨起自己來了。怨自己不夠聰慧,怨自己不夠高雅,怨自己不夠美麗,怨自己太多愁善感,怨自己太妄自菲薄,怨自己太矯柔造作。
  
喜歡恬靜淡泊與世無爭的日子,可是為了一日三餐,我不得不將自己囚進這繁華喧鬧的小城之中,穿梭於擁擠不堪的人海車流,不得不起早貪黑地奔波勞 碌,不得不做那些不想做的事情,不得不陪不願陪的笑臉,說不願意說的阿諛奉承的話語。上高中時喜歡唱《一剪梅》,特別喜歡那兩句“愛我所愛,無怨無悔”, 可是現在覺得這離我太遙遠了,太不切實際了。就好像一個農民騎著自行車想去太空旅遊一樣的不切實際。而就在這個時候,我越發覺得我在迷失。
  
曾經立志做個清高之人,視金錢如糞土,可是為了撫養兒子,贍養老人,我不得不視金錢如生命,不得不為了節省一塊錢而在購物時跑好幾個商店,多方比 較以後,再買下自覺得物美價廉的。而且深深體會了“錢不是萬能的,可是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一語的深刻內涵,覺得它簡直是富含哲理,說這話的人真可堪稱高 人一個一個高人了。
  
很想擁有一份坦然平靜的心情,笑看人生沉浮起落,靜觀世間風雲變幻,正視人間悲歡離合,可是為了深藏心中那份真情摯愛,常常神經過敏,常常大發脾 氣,常常找不著北,常常忘記了那些至理名言_——“要自信”、“要給對方給自己一個空間”、“生活本該如此,只是心情不同而已”。忘了這些,於是就很任性 刁蠻,讓心愛的人也覺得很陌生、很不可理喻、很失望懊惱。
  
非常崇尚蘇東坡,總想具他一樣的灑脫曠達的人生之態,可不管如何努力,仍舊難以達到他的境界。依然見花落流淚,遇挫折驚慌,遭情傷痛苦,更不要說“寵辱不驚,閒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漫隨天外雲卷雲舒”、“一蓑風雨任平生”了。
  
嚮往自由浪漫詩情畫意的日子,總想著和愛人共享短暫人生,不論是好日子還是苦日子;總想著和愛人牽手走過四季,不論是春花爛漫還是白雪飛舞,不論是酷暑炎炎還是落葉飄飄。可是不知是什麼原因,這浪漫這詩情好像離我愈來愈遠。
  
期盼著能改變這種生活這種心情,想著睡一覺醒來,明朝有新的生活出現,可是日復一日,月復一月,今年去了明年來了,日子仍然如此,心情依舊是老樣子,絲毫沒有改變的跡象,於是就更加惆悵迷惘。
  
“我是誰,誰又是我呢?”站在穿衣鏡前,又在心裡自問,可是仍舊沒有答案,我徹底地迷惘了。
  
我該如何修行才能達到自己的目標?
  
想到這時,我又一次覺得我在一點一點的迷失……

香兒 | 4 May, 2009 | 愛的在線 | (101 Reads)

“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寺桃花始盛開”,曾經肆無忌憚地綻放在枝頭的花兒,終究會走向落英繽紛的結局;那些竭力唱歌的秋蟲,終究無法阻擋寒風將自己吹乾、粉碎;那些垂吊在屋簷上的冰凌,也終將難逃陽光將自己消融的命運。生命是脆弱的,這是世間萬物都必須接受的一個事實。
  
但是,我們便因此而只能走向悲觀和虛無了嗎?當然不是,君不見雖然萬事萬物明了自己的命運,但都仍在生長著,追求者,享受著生命的滋味。花兒在枝頭迎風招展,享受了春分和溫暖,秋蟬也懂得韻律與節奏,冰凌更是在七彩陽光中體味晶瑩與剔透的美。我只是在想,洞悉了生命的過程與結局,我們可能會更好的體驗生命,更能去珍惜這本不長久的光陰。
  
我們都在希望中生活著,追求著,在為自己想要的東西忙碌奔波。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然後儘力地去追求,樸實而簡單,這本身也是一種幸福吧。在生活中,我們總不免要面對一些進與退得選擇,有時我們會覺得進退兩難,難以決斷。有時候,我們不妨踮起腳跟,朝時間的遠方展望一下,想像未來道路上的風景會是什麼樣子,再做出當下的選擇。收穫新鮮的風景和經歷,總比原地踏步好吧。
  
有了生活得目標和希望,我們就要勇敢地向未來的生活道路上邁出一步,去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將來,也許我們會品嚐到豐收的喜悅,這當然是最好的結果。也許我們會因為種種不可把握的因素而無法到達目的地,但我們也無需沮喪,因為有些事情本不是自己能夠決定的。但是不管怎樣,這一路的風景我們都已盡收眼底,一路走來的酸甜苦辣我們都已細細品嚐。歲月流逝,結果已經不再重要,人生的意義本就蘊涵於追求與體驗的過程之中。
  
這樣,我們才不會輕易說出“如果”這兩個字,人生只有一次,它永遠不會給我們抹去重來的機會。與其將來躲在“如果”的背後品嚐悔恨的淚水,不如現在就邁出踏上追求之路的這一步。從這個意義上,或許我們可以把人分成兩種:一種能夠看到明天,把握今天;另一種是悔恨昨天,蹉跎今天。
  
我們都在追求幸福,但幸福如彩虹,需要經過風雨和陽光的醞釀,幸福又如曇花,很美卻只是偶然一現。也許幸福這本書中的內涵很豐富,但我想它應該沒有“遺憾”和“悔恨”這樣的字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