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香兒 | 22 December, 2009 | 愛的在線 | (90 Reads)
淡看紅塵,煙火蕭蕭。
 夢裡今宵,望斷情愁。
 雲湧歲月,前世今生。
 何曾忘卻,夢軒流年。
以夢為軒,靜看紅塵,流年似水,廖若星辰。走在塵途之中,漸行漸遠的背影愈走愈近的迷途。學會了用一顆勇敢無畏的心面對,卻越來越多的顧忌一切,害怕錯過,卻偏偏一再地錯過。想要珍惜,卻不知該如何留守。
我 們都不知這條路能走多久,走多遠,夢想與現實之間,該如何去適應。總想用盡全力去做好每一件事,卻總會發現人生有那麼多的力不從心。而有時我們能做的也只 有去拼命地適應。這是現實教會我們的。要學會低頭,退一步海闊天空。要懂得放棄,有捨才有得。即使什麼都還沒有也要從容優雅的轉身而去,留下高貴的背影, 忍住眼角的淚水。終將我們都會一點一點的長大,那樣自然而然的,那樣不知所措的,那樣不知不覺的。
 有些人,值得永遠銘記。有些朋友,值得珍惜一 輩子。而有些人也將注定只是路過而已。黯然傷楚是屬於懷念的事情,我們不能一直重複,慢慢的,陌生會變得熟悉,而曾經熟悉的也終將會愈加陌生,這就是時間 的力量,歲月的痕跡。我們一路反抗,一路接受,回憶越加模糊,只有此刻是清晰的。人真的很渺小,也許等到老時你才會發現自己能夠改變的也只不過是一些無關 緊要的細枝末節,卑微的存在於人世,一步步,我們走來,都那麼小心翼翼,放不下,捨不掉。越來越多的顧慮,愈加沉重的步伐。何以,明白了越多,反而越難。 就像當你無路可退時,只能勇往直前,而如果選擇太多的話,也許便會無從下手。
塵途之中,我們要為自己走的路負責,也許責任並不是做自己喜歡的事, 而是做好自己應該做的事。有什麼樣的經歷,就會有什麼樣的感受。有些事只能自己去了悟,自己去承受。也許,終究,很多人,很多事,我們最後選擇的也只能是 一種,可能並不是自己最喜歡的,但一定是最理所當然的。有些事,無法強求。有些事,卻一定要自己爭取。
 人總是矛盾的。年少時總是想遺忘掉一些事 情,以此追求簡約的快樂。而年老時,總是想努力記住一些事情,以此證明自己曾經的存在。而今走在中間,遺忘與記住,終究不是能那麼自控的事。要做一個精緻 的人,美好的活著,擁有信念,相信海誓山盟,相信愛,並且知道什麼應該相信,什麼值得相信。然後一直期待著。
就像憶起那些兒時的玩伴,激動的連名字也無法說出,卻依然真實的記得那些幼稚而甜甜的心靈是怎樣在現實面前無所畏懼,而今或許再也不會有如此的純真年華了,但我也並不因為這,而否定現在真實的一切。
忘掉所有,任悲傷逆流成河,所有的文字,無法詮釋那瞬間的悲憫,所有的話語,無法表達此刻的心緒,風呼嘯過,我依然行走,走在蒼涼的塵世間,彷彿所有,紅塵所有,與我無光,去尋找生命的永恆。
十 幾年,就這樣疾馳而過,歲月漸漸的把我遠遠的拋在後面,我一人站在十字路口駐足守望,隱隱年華,伴著淡淡的心緒,無聲中參雜著經過燦爛盛曬而隙出的點點汗 滴,咆哮中侵染著由於種種退卻而散飛的縷縷遺憾,點點哀愁中隱喻著幸福的光點,微弱中的博大,細微中的美好,一切都吟唱著青春的凱歌。
靜候生命,靜享喜悅,擱淺時光。始終以一種積極且理智的心態去面對生活,不浮誇也不拘謹。於生活之中悟哲理,在塵途之上覓芳叢。

香兒 | 10 December, 2009 | 愛的在線 | (87 Reads)
我們都知道在半夜時分聽到電話鈴響是個什麼感覺,那一夜我也不例外。我從睡夢中被電話鈴驚醒,猛地坐起,定睛看了看時鐘上發光的紅色數字,已經午夜了,我抓起電話聽筒,昏脹的腦子裡充滿了各種可怕的猜想。
  
“餵!”我的心怦怦直跳,把電話抓得更緊了。 “媽媽!”電話那邊傳來微弱的聲音,由於有電流乾擾聲,我幾乎聽不見對方細小的聲音。當電話那頭絕望而稚氣哭聲越來越清晰的時候,我一把抓住了丈夫,緊緊捏住他的手腕。
  
“媽媽,我知道現在已經很晚了,可是別……別說話,先聽我說完。不用你問,我自己招了吧。沒錯,我喝了點酒,在剛走過的路中,我差點衝出來,而且……”我急促地吸了口氣,鬆開了丈夫。此刻,我仍有幾分睡意,我努力克服恐懼,事情有些不對勁!
  
“……我很害怕,我想回家。我知道朝你發火是不對的,離家出走也不對,不該讓你這麼擔心,我幾天前就該跟你們打電話的,可是我很害怕,真的很害怕……”充滿悲傷的啜泣聲從電話那頭傳來,撞擊著我的心。我似乎清醒了些。
  
 “我想……”
  
“不,請聽我說完!求你了!”電話那頭聲嘶力竭地懇求道。我只好停下不講,想著該說些什麼好。還沒等我開口,她又繼續說道:“媽媽,我知道我不該喝酒……可是我害怕,我真的很害怕,媽媽!”
  
 她剛說完,聲音就中斷了。我咬著嘴唇,感到我的淚水掉了下來。我抬起頭看了看丈夫,他靜靜地坐在那裡,用唇語問我:“是誰啊?”
  
 我搖了搖頭,沒有回答。丈夫起身離開房間,但很快就回來了,耳朵貼在手提式的電話分機上。電話那頭的她肯定聽到了這邊的響動,她問道:“您還在聽嗎,媽媽,請不要掛電話!我需要您!”
  
我緊緊地抓住聽筒,盯著丈夫,想得到他的指點。
  
“我一直在聽呢,我不會掛斷電話的。”我低聲說道。
  
“ 我早就該和您說了,媽媽,當我們交談的時候,您只是不停地告訴我,應該怎樣做。您把如何和孩子交談的書冊子都看遍了,就是不肯聽我說。您從來不讓我說出自 己的感受,似乎我的感受根本就不重要。因為您是我媽媽,您認為您理所當然地知道所有問題的答案,我只是想找個人聽我說話。”
  
我如鯁在喉,凝視著面前散放在床頭櫃上各式各樣的小冊子。
  
 “我想回家!”
  
“太好了,寶貝!”我禁不住急促地說道,並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你在哪裡?”我全身的肌肉一下子繃緊了,禁不住又抓住了丈夫的手。
  
 “我只是想回家,媽媽!”
  
“我知道,為了媽媽,乖乖地等出租車,哪裡都不要去。”我趕緊說。
  
只聽得那邊一片靜默,足足有兩三分鐘時間,然後,電話就“咔噠”一聲掛掉了。
  
我鬆開丈夫的手,起身下床,眼裡噙著淚水。我穿過客廳,來到16歲的女兒的房間。丈夫從後面跟上,伸開雙臂緊緊抱住我說:“你說,她以後會意識到自己撥錯了號碼嗎?”
  
我看了看正在熟睡的女兒,然後轉頭看著丈夫若有所思地說:“也許,我們不能說她撥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