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香兒 | 26 November, 2013 | 一般 | (140 Reads)

 

是否,秋雨零落,化成蝶,打濕了凝結的晚霜,紛亂了靜寂的心。

 

又是否,梧桐葉輕顫,化作春泥,滋潤了乾涸的脈絡,點綠了枯黃。

 

夜太冷,心微涼,肅殺的晚秋,封鎖了太多溫熱的心房。窗扉緊掩的夜晚,冷靜,深沉。《琵琶語》雅致的古典風,讓意識渙散,緊隨旋律悠揚婉轉……

 

合著音樂,仿佛又寄身于小鎮江南,沒了棱角的青石板,雨點輕拍的叮咚聲,宛如揚琴敲擊出清脆悅耳的音符,又若籬笆圍滿的窗棱上懸掛的風鈴,清新,靈動。青石板上暈開的雨水,如一幅墨畫,勾勒著煙雨濛濛的山巒,深深淺淺,層層疊疊。巷口酒家葦杆上的幌子,風雨中,依舊憨厚地輕曳著。些許,傳來酒醉的嚀喃和低泣,在傾訴,在宣洩,卻無聲地被黑夜吞沒,蒼白而無力。酒精麻醉了神經,分不清臉頰流淌的是雨水還是眼淚。昏黃的路燈下,多少奔波的夜行人,撐著傘舉步匆匆,顧不得飛濺的雨水和姍姍零落的梧桐葉…

 

……音樂停了。

 

秋雨纏綿,冷豔而冰涼,入夜的空氣彌漫著層層霧氣,如同武俠電影裡深夜的叢林,蒙上淡紫色的神秘和寒氣。只是沒有刀光劍影,少了兒女情長,似乎一切都在油布畫裡,死寂的安靜。幾分苦楚,幾分淡漠。

 

習慣性地捧一杯沸騰的熱氣,貪婪著它的溫度,其實最貼身的溫暖莫過於此。有一秒,突然空虛的只剩下軀體,流淌的血液,暫態達到冰點,似乎一觸碰,就會粉碎一地。曲調的悲歡離合,唱不完的荒蕪繁華。墜落的只是那些塵封的過往,陌上花開,幾人沉醉,幾人心碎。

 

偌大的世界,看清說不清,也難以開口。置身於阡陌紅塵,如此身不由己。若棋盤裡的棋子,深受擺佈,我們迷失在縱橫交錯的網狀格子裡,被條條框框所捆綁。可惜,不再掙扎。

 

某個秋夜,如此難耐。有時候,誓言就是寫在水上的字,沒有定型,就早已不復存在。害怕忘記,害怕承諾,害怕更多的人因為你的疏忽選擇離開。

 

文字亂了,心亂了,水也涼了,夜更靜了……

 

梧桐落入凡間化作思念,隨風落款明離別,越過的山水都剝落成雲煙。

 

秋雨化成了蝶,紛亂了心。

 

あいもかわらず 七草粥が美味 活着 三年ぶりの 桜の咲くころ」 今生私複やつ 雪解け はかない夢 夢にうなされ イチゴ狩

香兒 | 8 November, 2013 | 一般 | (123 Reads)

 

喜極了楓葉,那是一種隔世的美,透著忘川的味道。一抹紅,是千年萬年的煎熬,是萬世千世的淚幻化而成。這抹紅,是刻骨的留戀,是今生無法言說的心語,是一簾夢裡的輪回,是致死都要相隨的愛。愛楓葉,所以,愛所有與楓葉有關的人,還有圖片。我已不知寫過多少有關楓葉的文字,可楓紅了,楓,卻是我心裡永遠不可言說的美麗。我一遍又一遍的訴說,我一遍又一遍的揮墨,只因,楓,紅了,愛著楓,一生一世,永生永世......

 

撚指輕愁,一個靜守,身姿撩亂微嵐心事,紙墨卻淺,訴不透一簾夢語呢喃。無可奈何,只看,溪靜清幽,牽幾世清歡,你說,你是安淡一抹楓紅,植入我鎖骨的前生。為此,又在佛前跪拜,只是心裡走不出的魂縈漫延,懷惴搖落的隔世回想,怎堪,西風落日微涼,吹皺了蒹葭的蒼茫,雲水蕭疏處,楓染輕霜,一樹又一樹紅,一簾又一簾夢,恬靜徜徉,擁一樹紅,夢遙遠的夢,你是楓,染醉了我幾世情暖,我渡在你嫣然的情絲裡,你睡在我一枚又一枚詩行中。

 

寂寞思緒,安放在搖椅上的輕痛,是呼吸扯動的纏綿,時光軸上,你是軸心,我繞著你飛旋。是不是前世,你許諾我,要陪我走。是夢,是你,看啊,木質的紋路,躺著半夢半醒,半是虛空的影子,與你,默默的緘言,用微笑餵養了我的回眸。寸寸微醉的心事,寸寸微悸的淩亂,是前世還是前世的前世。

 

你說啊,你在忘川煎熬了千年,千千年,只為這個遇見,淚都是那枚楓給的,卻透著一縷縷漣漣波光。我說啊,我陪你千世,千千世吧!靜靜微笑,只是那麼靜,你說,你的掌心我在綻放,是素白的蓮。

 

雲飛盡,雁南飛,次第輕愁繞眉飛,楓落清溪涼。心無塵,吟誦半闕相思語,誰念,輕溪靜謐,安淡向前方,夢若遊弋,寄清溪訴一世情暖,你若淺酌低唱,我便輕舞霓裳。可知否,一枚楓,落下了,落在了思念的枕上,我只是枕著你的紅入眠,相思迢迢,隔雲煙朦朦,淡看秋月幾回淡。似水年華,傾情遇見,你是我千回百轉處的無涯,我是你柔情萬千的回首,流年漸往昔,紅塵踏情愫,你是一個往來的情絲入暖。塵埃盡落時,聆聽你如絮,如夢的癡癡念念,你說隨風潛入夢,我說你那一抹嫣然刻下了三生石上的淚眼。

 

清湖漾波,似前世忘川,我站孟婆橋畔,等一抹紅嵐,若夢落萬年,只當在忘川煎灼,煎熬成一抹紅,撚落塵

 

我可是你錯過的伶人,你可是我眺望的清夢。用漣漪泛著情暖,用微顫訴著幽憐,胭脂淚,蕩成朱砂痣,刻骨,在胸口,啟合是記憶的泅渡。聽啊,有人說了,那是輕輕的語言,你的微笑,是我的紅塵萬丈,我只躲在你的煙霞裡取暖,我該是你的化外一方,相遇成了這一世的念念不忘。不說地老天荒的美麗,不訴地久天長的溫婉,我在拈花一笑裡望你,你在風輕雲淡中念我。

 

是你的翩翩身姿,是你的淡淡微笑,最後一滴淚,鎖在塵世邊緣。我隨楓行走,我隨風回眸,我隨著你的身影,舞了幾世清歡。墨蹟沉成了素,留白處,只為你向暖,你是我心頭滴落的一樓煙雨,睡在我詩的語言裡,住在我墨的城池裡。我的素箋承半簾清香,為你揮成雨落千紅的霞浦,靜,是靜的塵埃,靜,是靜的塵煙。

 

我想,我前世就與你遇見,我想,我該是蓮子一朵,你是,採蓮的蕩舟之人我想,我是一枚半開的花朵,沉在你眸子的餘光裡,捕捉你心香一瓣。我想,今世,你是一枚楓,我是那抹嫣紅。我想,我只為你淡淡發散笑顏,淡淡沉澱經年的美麗與靜言。

 

淡淡絮語:滿地楓,惹醉幾世情暖。問,楓,你可是我前世的那枚淚滴,我可是你前世的那朵掛念?喜歡楓葉,靜靜的淡,靜靜的隨歲月將自己沉澱成最後的紅,我想,楓,之所以紅,一定是前世欠下了太多的情緣。今世,只用紅償還。這抹紅,是淚,還是戀?

 

一場秋雨,一場涼!! 從此山水不相逢,莫道佳人長與短 ちょっと宗教がかった 只要有光,它便存在 妻も私も北国生まれ 近所に、ホワイトテリア 不能想念, 或許只能想念 或許也該假想我心底那 一聲聲微弱的嘶吼 紅顏能為知己 薔薇花開時,我們不再孤單

香兒 | 8 November, 2013 | 一般 | (135 Reads)

一樹馨香,芬芳了幾許等待,一季春雨,溫潤了多少情懷,挽起一袖清風,喚醒滿園花開,盈一池柔情似水,我等你來。

 

------題記

 

輕倚樓臺,靜觀月光如水,任絲絲縷縷的纏綿化作柔情,滌蕩在心間,拾起一地月華,沾染上相思,鋪上歲月的素箋,讓流年的筆端寫滿想念。畫一葉心舟,載滿歲月的溫婉,穿越在唐風宋韻的詩詞裡,繪製成三生三世的眷戀。抿一抹淺心微笑,任思緒蹁躚,凝眸滿目情愫,巡迴在此岸彼岸。

 

西湖之畔,植一株藕於心,開出傾城的委婉,月下的囈語呢喃,陶醉了誰的容顏?油紙傘下的蓮步姍姍,婉約了誰的幽夢一簾?襲一城煙雨,刷洗滿身塵埃,守候一席純淨,讀你的日子裡,如蓮的心事蕩漾在心湖,綻放著癡心不改的永恆。打開雨簾,滴滴珠淚凝聚成柔情萬縷,嫵媚了季節,玲瓏了兩岸。

 

一場蝶戀花傾城了誰的嫵媚?一程花思蝶落幕了誰的唯美?扶一把瑤琴,彈奏一首永恆的序曲,把思念的音符植於心弦,生命的韻律因你而跳動,心花的妖豔因你而芳菲。經年走過,寂靜的心湖暗香依然,一朵心蓮依舊開出絕世的委婉,雲水之巔,夢影成雙,書不完的詩情畫意,舞不盡的愛戀纏綿。回眸,依舊是你的巧笑嫣然。

 

月色如潮,一腔碧波在靜謐中氾濫,細數流年的悲歡,斑駁思緒滴墨成沁肺的諫言,落葉的季節堆積著厚重的情感,翻開記憶的書簽,三生石上的篆刻清晰依然,不變的誓言被年輪畫上了無數個圈。歲月在走,時間在變,唯有不變的情感在時光中被凝固,定格在當初的起點。

 

打開心靈的羽翼,漫過歲月的欄柵,叩響你的門楣,把祝福的風鈴掛滿你的窗前,風起的日子,搖曳一曲心音伴你入眠,風停的日子,靜默一份浪漫,守候在你的窗前。研一池水墨丹青,繪製出你古典婉約的模樣,蘸一抹流年胭脂嬌美你的容顏。經年的路口,鋪滿記憶的花瓣,情感的馨香四處蔓延,豐盈了歲月,固守了誓言。

 

一世煙雨,一世塵緣,煙花緲緲,獨守一份靜美,花開深處,淺漾一曲唯美的清歡。打開宣紙,想念的句句言言染滿了字裡行間,心香一脈,訴不完的殷殷眷戀,天涯兩邊,書不盡的一水繾綣。折疊一隻紙鶴,放飛所有的夢想,抵達你居住的彼岸,捎去無盡的想念,踏遍紅塵,你依舊是我不舍的情緣,蔥蘢的季節,滿園花開,點綴出的還是你最美的燦漫。

 

清香蔓延,如水的心事總被花開所渲染,旖旎成最美麗的底片,背起歲月的行囊,把旅程鋪滿愛戀,走過季節的更替,度過嚴寒,溫潤不變。拾起細雨輕風,紡織一件充滿溫馨的衣衫,伴流年走過,打開時光的扉頁,滿腔的花事,在記憶的年輪中從未被歲月擱淺。蕩在心河的一葉蘭舟,穿過季節的滄海桑田,奔赴在此岸彼岸。

 

放飛一份夢想,任思緒飄蕩,追逐一份美麗,守至地久天長;愛的世界不言別離,心靈的花海沒有惆悵;時光裡停留著不舍,執著中延續著希望;歲月褶皺了青蔥的年輪,卻固守了心頭的那份牽念;愛是一縷春風,吹醒了花紅柳綠,綴美了楊柳岸。愛是一瓣心香,在四季中芬芳;研一紙墨香,寫下不離不棄,彈一曲心音,奏響一世情長;愛的世界不訴離殤,只有莫失莫忘。

 

悠長的雨巷,身披煙雨,踩著青石板的潺潺流水,覓你如水雙眸的企盼。風清逸,雨纏綿,一縷縷、一聲聲都是我對你的呼喚。獨自徘徊在雨巷中,守至滿巷的花開燦爛,只等如蓮清婉的你,巧笑嫣然,蓮步姍姍,盈盈向我走來。傘下,與你共繾綣于細雨牽絆,花開時節,我等你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