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香兒 | 7 October, 2010 | 愛的在線 | (78 Reads)

透骨的東西很驚心,驚心到怯步,怯步到只能遠遠地觀賞。宛如回首流逝的歲月。歲月裡那個曾經的我。那時的我清冷淒涼正是那“春啼細雨,籠愁淡月,恁時庭院”的“銀碗裡盛雪”。直到有那麼一天,我被生活溫暖了撫慰了滋潤了就像那枝隴邊的杏花笑意盈盈地舒展開來。

我開始滿懷愛心快樂地生活著,面對著,感恩著。

但是不可否認,我清清楚楚地記得,在那麼一個夜雨花碎的時辰,初次打開雪小禪的博客看到這——銀碗裡盛雪,那種觸目驚心,然後便是輕輕的悸痛。只不過是剎那之間,它卻讓我再次回到了過去看到了昔日的我。雪小禪說:“我喜歡低溫女子,喜歡她們不事張揚的態度和為人,以及對人的誠懇,品質的純粹。”能做到低溫是難的。因為誘惑太多。低溫是不動聲色,是任憑外界如何的誘惑也保持內心的清寧,有才有貌的女子能保持低溫更是難得。她不是喜歡,其實是癡迷。所以她有了那妖嬈繾綣的文字。那些文字,讀之再三,只覺蕩氣迴腸,擾人心肺。那些文字使我的文字嘎然而止,好長一段時間裡我不再去寫,只是到處尋找署名雪小禪的文章,感覺那層層細波的字字如璣,節節漣漪的句句妖嬈,不見其吃力勁道,只見其淋漓精粹,覺得永難及那妙諦。

那是段成長的歲月,日日里渴望著那文字的浸潤,就像魚兒渴望水,花兒渴望顏色,雲彩渴望陽光。正是那滿懷詩意的時光。那些時光如盛放在銀碗裡的雪花,片片綻亮,片片旋舞著薄麗華潤,好似那一雙雙秋水盈盈的明眸流轉,低徊婉轉中娟娟的皓腕玉臂,蠻腰風舞,時而萬千氣勢,時而幽咽糾纏,那種充滿前世悲情的情凝腸結總使我禁不住珠淚盈盈。那麼淒冷的氣氛,那麼曼舞的情調,似乎有些縹緲的音色,如風如雨般。也或許是舊時的歌聲。不知是什麼聲音隱隱流動。悠悠揚揚不緊不慢。彷彿前世的回首後世的召喚。不驚不懈。如風如流。飄揚在那段如畫的美好年華,使我盡情地享受著,投入著。

那種文字是只屬於雪小禪的,只有她才有那質地。沒人能將那一剎時把前情俱已昧盡,參透了酸辛處淚濕衣襟……他教我,收餘恨、免嬌嗔、且自新、改性情,休戀逝水,苦海回身,早悟蘭因……的前世伶人訴盡。唯有她,第一次跟弦時,竟然似跟了很多次般,不陌生不隔閡。或許她真的是從那如逝如流的聲樂間飄了過來。除了她,還有誰能用文字醃製時間,煮字療飢,過鮮衣怒馬生活,享受銀碗裡盛雪的閒情,在三生韶光賤的光陰裡,指尖上捻花,孜孜以求,散發微芒。任窗外雪飛葉落,任紅塵滾滾撲打,一個人寫字,唱戲,淡定在那小小的世界裡。那一種清冷,清冷到荒涼。她卻說這是種清決的內心,其實是更為荒涼。更願意一個人清涼發呆時,有種極為獨自的曠野之美。而一意孤行的孤,其實更為簡單絕然。其實就是一個人,一條道走到黑。才算得孤行。這飄渺的姿勢,是絕色傾城。獨自在風中棲息的鳥兒,是美不勝收的。

曾幾何時,我也是那個低溫的女子,不動聲色地清寧著。但生活是不斷流動著的,生命是有無盡顏色無比聲響的,有喜悅有悲傷,有平淡也有熱烈,越過人生的種種清冷,彷彿那一道道穿透寒流的陽光,悄無聲息地被溫暖著,被朗潤著,就在那時,我終於笑靨如花。

笑望著滿天滿地裡片片飄飛的雪花,釋然著割捨了過往歲月裡的冷峻。看進了生命奮進過程中的色彩紛呈。

就像春夏秋冬,一年裡的四季。就像酸甜苦辣,情味的迥異。 “銀碗裡盛雪”是人生必經的過程,必來的季節。那種泛著銀色的雪光不僅為生活增添了浪漫也平添了情調與詩意,是生命參與的必然方式,是人生的緩沖劑。穿過那個季節,心靈不再混濁不再黯淡,生命顯得晶瑩剔透,人生更具神聖而莊嚴。穿過那個季節,才對那份繾綣的情懷始終有著含蓄的理解,刻骨的包容與疼痛的憐惜。穿過那個季節,才有那片片雪花的緩緩綻放開來,才懂得了汲取過往與成長,才在那盛放的雪花里開始再度擁有自己的文字,才勇於以自己的文字去闡述。

不管怎麼說,我都很感激那段“銀碗裡盛雪”的清雅雋永。正是那段勝絕的薄涼華麗,陪我度過了那段漠漠輕寒的曉陰時光,孕育著我的文字終於盛開如那銀碗裡的片片雪花,然後在明媚的陽光中寧靜安詳地流淌起來。

Slimming|借貸|婚宴酒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