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香兒 | 8 June, 2011 | 愛的在線 | (43 Reads)
簾外雨如絲,輕雷聲動,由遠而近,由近而遠……

此時的我,彷如蕉窗前的聽雨人,了無睡意,聽任階前,點滴到天明……

思緒漫隨雨霧,在暗夜裡流轉。索性披衣起身,點亮桌前那一盞昏黃,聚點滴心念與水墨,揮灑我筆下的寫意乾坤。

幾尺素宣,數支狼毫,碾墨成殤。清水的小巧青花瓷碟裡,細看水墨氳散,交融著動感的爛漫。這自然的隨意,有佛家俗語“隨緣”的味道,無心無求。

那山廓的質感與肌理,或“斧劈”或“刀削”,轉落起伏間,承筆悠揚頓挫,乾濕相間。水雲的渲染與烘托,或“凝重”或“淺淡”,水墨銜接處,力求雄渾氤氳,明淡通徹gel 甲

筆鋒陡轉處,側寫窗前細竹千竿;墨散千點,布疏深壑萬處濃蔭。濃淡墨色裡,近山遠水,細酌簡單與繁複;明暗虛實間,古藤屋宇,商量層次與錯落。

就在那深壑流一泓碧泉吧!那涓涓鳴動,定會滌盡俗塵喧囂,讓鏡湖幽谷更添靈動,可是慧眼靈犀的水魄山魂?就在那崖頂布幾舍茅籬吧!那竹竿斜撐的小軒窗,親切溫暖,可是天涯旅人夢迴的故園?

你看那溪畔深雪中的早梅花開,幾樹清雅,幽香滿枝。無意苦爭春,聽憑群芳妒!你聽那午後的松窗夢語,白雲入窗,酣然不覺。俗遠人無累,心夷物自閒。

夜雨,小窗,暗夜裡,燈火獨明……

水墨於素宣上慢慢暈開,點滴也關情。詩意於畫卷徐徐鋪展,濃淡總相宜。一痕輕綠上春山,幾抹胭脂繡霜林。深浸畫意裡,怎管簾外雨意闌珊?風雨人生里,畫與我作伴,願在水澤山影裡,品一顆寧靜淡然心……

蘇軾說“畫者,文之極也”。道出了“文人畫”與“畫工畫”之境不同。畫功深厚,心為利所牽,神為名所動,功到心未到,畫形具而神離,徒枉然!誰想這水澤山澗,流淌蘊含這深刻的做人道理。

而今,那密不透風的水泥鋼筋鑄成的“現代文明”,讓人不能呼吸。砍伐與侵占,一點點剝離那一隅桃源。願喚起良知與警醒,讓心靈有回歸依託的淨土,於那一方筆墨丹青裡,神遊。

看雲疑似青山動,寫意乾坤坐臥遊!

怎麼跌得有尊嚴|向共同的夢想一起努力|蟄伏中靜待春天|愛的距離|我要翱翔|鞏固友誼應具備的心態|別了,青色的城|去愛一個能夠給你正面能量的人|胭脂醉顏笑|“快樂食物” 吃出美麗容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