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香兒 | 16 August, 2011 | 愛的在線 | (258 Reads)

兒子端上桌他熬的小米稀飯,不由人不愁眉苦臉起來。顏色慘淡,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端然的水米分明。悄悄嘆口氣,什麼也不說。

猛想起臥室裡那盒飲用不多的咖啡,忽發奇想,未知小米咖啡的味道如何呢?心下一動,便尋了那細花小瓷杯,那細細碎碎的淺褐色粉末充滿誘惑的閃動,緩緩注入清清淺淺的米湯,攪動,看那淡淡的淺慢慢深鬱起來。呀!唇齒間流動別樣清香與深醇。

心下歡然,何須墨守成規,別樣搭配自有別樣風味。原來小米可以遮蓋咖啡的焦苦,原來咖啡可以恢復小米的清香。化腐朽為神奇,原來只在一念間。

其實,對於咖啡,這些年只是名字上的熟悉。

記得第一次感知這名字,還是在兒女們小時候,街中閒坐,聽得鄰人議論著誰誰家沒過門的媳婦每天都要喝咖啡的,鄉間無處買,她的家人要特意到一百多里地外的市區去買。扯東道西論短長,歷來是鄉間婦人們群聚津津有味之陋習。又聽得議論著那女孩家如何的村中首富,如何富貴云云。

心下卻也不由得暗自思忖,這該是一位怎樣華貴驕傲的豌豆公主呢?及至嫁將過來,大家慢慢熟悉,見她也是一般的相夫教子,華麗的嫁衣終也被布衣素服遮蓋,更不曾見過她靜室獨坐,慢品咖啡的雍容。看來,做女孩時再奢華的習慣,及為人婦,也要慢慢改變,終至遺忘。

而我對咖啡的那一份嚮往,也幾乎淡忘。對那位已經成為好友的女子,更是不曾過問過她養於深閨時對咖啡的細品慢嘗,怕那已經掩蓋的過往有不能碰觸的暗傷。午夜夢迴,會不會有一種別樣悲涼。

咖啡與我,百味雜陳。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它神秘而高貴。等它已經遍布城鄉貨架,飛入尋常百姓家時,與我,依舊陌生。

記得第一次品嚐,還是在女兒讀高中的時候。那天返校,見包中還有一袋咖啡,想起自己的母親是不知道咖啡的滋味的,便放於桌上,說咖啡比茶更能提神,那時候是經常要上夜班的。記得是一包小小的,方方的袋子,不像今天手邊這細細長長的。已經不記得那包裝是什麼顏色,如同消失於時光河流中的許多的人和事,細節已模糊。笨拙中,將那單薄的粉末稀釋。

一次淺嚐,如果說就留下了永難泯滅的印象,似乎有些說不過去,可是,那奇異的味道瀰漫開來,真的便揮之不去。瑞說,有一種不捨叫不知為什麼。初讀,一聲轟鳴;再讀,黯然良久;又讀,熱淚盈眶。久久,震驚。

床頭櫃上,放著滿滿一盒咖啡,朋友的惠贈。夫說,總不願欠下一份人情。而我,總喜歡欠下一份人情。欠人一份情,證明你曾經得到一份溫暖。多欠一份情,涼薄的日子裡,溫暖便多一些,便,足以維繫生命的溫度。良夜無心,細數相欠,寒冬也能陡然溫暖,不是嗎?

女兒說,咖啡是有依賴性的,少飲為好。每日的濃茶與我,已經不可分離,再有咖啡加入,是不是有些驕縱了自己。也曾低語,我每天只飲一杯,又能怎麼樣呢。可,成了習慣,就不是一杯了。環顧整個車間,大家桌上放著的杯子裡,是清一色的白開水,小女孩們也不例外。唯我自己,因親朋好友贈送的不同,紅茶,綠茶,花茶,花樣翻新,菊花,玫瑰,時來湊趣。寒暑交替,清香永伴,再要認認真真的加了咖啡進來,如那顰兒所嘆,自己豈不是顯得過於輕狂了呢。

咖啡與我,終究是華麗的夢幻。床頭,那滿滿的一盒,精美的靜默著,偶爾一品,那微苦,便無言的,在唇齒間,細細密密的鋪展開來…… 

牛奶加燕麥內調祛除頑固斑點 巧處理食物讓你吃完不長皺 不是奇跡卻給我們奇跡 漫言感謝 你的錢夾裡有誰? 愛・・・終わり 向往的美麗 夏日妙用西瓜爽膚的三大妙計 要珍惜過程,不要追求永遠 我終於明白了父母的辛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