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香兒 | 4 June, 2013 | 一般 | (58 Reads)

 

一個人總要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風景,聽陌生的歌。然後,突然發現曾經試圖忘記卻難以忘記的東西真的就這麼忘了。

 

每次想起這寥寥的幾句話,心裡就莫名的生出些許的悲涼。害怕,真的有一天,就這麼乾乾淨淨的忘了他們,忘記曾經,也忘記了曾經的自己。

 

凡世,恍如煙塵。凡世,繁若煙柳。凡世,卻又苦若無邊海。

 

卷綺簾,天自高。喜歡一個人望天。安靜的時候,覺得天空是我一個人的。

 

因為我孤單的時候,天無雲,他陪我孤單。我悲傷的時候,天下雨,他陪著我一起哭。

 

我就這樣,無可救藥的戀上了天空。

 

也喜歡風,它輕撫過臉頰,耳腮,像是初吻,酥酥軟軟的,讓人沉醉留戀的溫存。

 

微瞑目,風繾綣,思飛揚。就這麼單純的想起“樓高望不斷,盡日欄杆頭。”是誰在盡日黃昏,獨自倚欄杆,望到風臨露重,望到霧冷霜凝,望到天涯路斷。可是,他依舊沒有來。或許內心知道,他根本就不會來。

 

“海水夢悠悠,君愁我亦愁”。可是,我愁君知否?

 

凡世的愛,只是一場荒誕不羈的鬧劇。每個人都至少為某個人而在某段時間忘記自我。或許,甚至是不必要知道那個人是誰,愛又將要持續多久。僅僅是在一個人的思念季節裡,等一個人來愛自己。也許,他永遠都不會出現。但是,這等待本身就是一場戀愛。不求結果,不求經過,甚至不求你愛我。只求在我最美的華年遇上你。就足夠。

 

等待愛情的姿勢,像怒放在風中的薔薇,含淚而綻,堅強不已。

 

柳世煙塵的愛,是將最華麗的憂傷演繹成最荒唐的幽默。

 

聽說過一句話,“好的戀愛是因為一個人而看到整個世界,但是不好的戀愛卻是因為一個人而失去了整個世界。”其實,不是很贊同的。有時候選擇失去世界換來我愛你的一世清白,未嘗不是一種幸福。至少,我是完完全全只屬於你一個人的。

 

就像綠珠為石崇保身而選擇了墜樓而亡。以前不明白,老是覺得她是不值得如此的。後來慢慢的理解到石崇其實真心是如她一般的。只是在那個權勢時代,石崇作為一個男人的幾多無奈。沒辦法保護自己最心愛的女人,誰的痛比得上他。

 

“日暮東風怨啼鳥,落花猶似墜樓人”,寧願相信她走,是帶著微笑,內心幸福的。

 

愛就是我在你和他們之間的取捨和堅守。既然選擇了就不後悔。

 

她走了。她的笑化作風沙,繞在石崇的指尖,纏綿著不盡的相思。

 

彼此那溫軟的牽念和寂寂的無奈,靜靜綻放,像陌上開出的明麗梔子花。

 

失去了整個世界。可是,真愛卻永恆了。它不因時光跌轉而凋謝,綿長而溫軟。貞烈的幻滅守住了這混混紅塵的一方澄清。

 

我想,這種代換,足夠超值了

 

柳世煙塵的愛,想永恆。唯一的選擇,便是浴火。即使不能涅槃,未能重生,也是永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