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香兒 | 16 September, 2013 | 一般 | (151 Reads)

 

當我們已經能自由飛翔,尋夢於月亮之上,老師,你可知道,你是我雙翼下振翅的風;當我們散佈於異國他鄉,各自沉思於相似的深夜裡,老師,你可知道,我是你頭頂上遙望的星。少年的往事已經遠去,而記憶猶新。

 

夢回高中,回望那些邂逅和相遇,又該是怎樣的華麗。靜言側聽,仿佛你的溫聲細語還在,在教室裡走動時高跟鞋所擊起的清脆聲還在,繞與耳邊,不曾散去。時光倒回至三年前。三年前,我靠著一扇窗戶坐著,不太靠前也不太靠後,只覺得你在窗外可以洞察我的一舉一動,我的一切,所以一直不敢做任何滑稽的動作,也不曾看過一本小說(如今回憶,相對於一個愛挑戰的孩子來講,也算是個不大不小的遺憾)。於是常常會想,這扇窗戶就是我心靈的窗戶。也依然記得一次暮春三月,一隻南歸的燕忽然從這窗前掠過,也從我眼前掠過,那時一種強烈的感覺油然而生,好渴望自己就是那只燕,飛出窗外,飛向藍天,飛到外面的世界,再也不回來了。最後的結果當然是我自作多 情,燕過無痕,徒留我心沉醉。於是也不再相信這世上有所謂的鳶緣。

 

《論語》中第二章第二節說到,《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原來教學也可以如此浪漫。就像佛家一樣,在深山的某一處石壁上刻下一個紅色的“緣”字,並以此來解釋世間的一切聚散。對已經錯過的東西的不可知,我們沒辦法解釋,確又需要一種慰藉,因而相對於我們極其無奈的生命,緣起緣滅最能闡釋彼此之間的聯繫,也是最好的!

 

秋月春風等閒度,一任年華度如禪。月亮說,她會在八月十五的晚上安排美麗的月光,將祝福送到你的眼睛裡,寫 在你的心上,你能看到嗎,你能想到嗎?

 

那時常聽你說,女人到了奔三的年齡時,就會有一種危機感,而你就有這種感覺。那時聽了只是覺得有意思,不曾多想,也不曾想過這個故事會怎樣結尾。直到有一次,看到你給我在最後一節作文課上文章的評語:“教了三年了,你這個少年我還是搞不懂,無奈,只好相信這世上確有奇人可以將文字隨心所欲的排列,以攜我暢遊紅樓一夢,也如願的紅塵一醉。”我不知為什麼,看了之後被深深的折服了。老師,你懂我的!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這句話是真的。比如我們那天。那天我們被上天安排在一個雨季的雨天,可能是梅子雨期將至的緣故,可能只是因為緣。總之很有詩意,悲哀亦被詩化,如同螢屏上某一幕。記得那天,好多同學都很興奮,但這絲毫沒有影響老師的悲哀;室內雨水也很多,但這也絲毫沒有遮掩老師的淚水。是啊,在稍縱即逝的青春裡,有多少個這樣的三年。之後,沒有道別的分別,沒有結尾的結束,留下一串串思念。歲歲中秋,今又中秋。如今在這相似的深夜裡,我想你也定然會被這美麗的夜色和月色所觸動,千情萬緣灑落一地,思鄉、思人、思月、思情……

 

思,思,思,思,思……

 

前幾天,我在學校裡跟你打電話,你說我長大了。我說我永遠都大不過你。老師,有沒有人曾告訴你,當你認為我長大時,我還是個孩子;當你認為我還是個孩子時,我已經長大了。總之少年的心思不可語之。你是女孩,你一定會懂,在這方面女孩的心永遠比男孩多一竅。而所謂愁滋味,不過是歲月的積累,因而在這方面我永遠都大不過你。

 

如今,那段歲月我們已經走過了。突然之間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仿佛完成了某一個歲月交給我們的任務。因為不必急於求成,所以不必時時牽掛。而我們又能做些什麼呢, 唯有彼此記憶,愁此華年,如此而已。 不過還好,總有些東西是不 變得,比如歷史,比如思念,比如愛。並且,幾年後,我高中的夢無恙,童年的心也依然無恙。那麼,如果有明天,祝福你,敬愛的!

 

A family after missing How to reform the conservation and education The training of soldiers The two Parliament At home the deterioration cannot repair 日中は汗が出るほど暑いが 晴れのち雨のち月明かり 凛太郎、ヤマカガシを踏む Heart sink. Go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