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香兒 | 26 November, 2013 | 一般 | (140 Reads)

 

是否,秋雨零落,化成蝶,打濕了凝結的晚霜,紛亂了靜寂的心。

 

又是否,梧桐葉輕顫,化作春泥,滋潤了乾涸的脈絡,點綠了枯黃。

 

夜太冷,心微涼,肅殺的晚秋,封鎖了太多溫熱的心房。窗扉緊掩的夜晚,冷靜,深沉。《琵琶語》雅致的古典風,讓意識渙散,緊隨旋律悠揚婉轉……

 

合著音樂,仿佛又寄身于小鎮江南,沒了棱角的青石板,雨點輕拍的叮咚聲,宛如揚琴敲擊出清脆悅耳的音符,又若籬笆圍滿的窗棱上懸掛的風鈴,清新,靈動。青石板上暈開的雨水,如一幅墨畫,勾勒著煙雨濛濛的山巒,深深淺淺,層層疊疊。巷口酒家葦杆上的幌子,風雨中,依舊憨厚地輕曳著。些許,傳來酒醉的嚀喃和低泣,在傾訴,在宣洩,卻無聲地被黑夜吞沒,蒼白而無力。酒精麻醉了神經,分不清臉頰流淌的是雨水還是眼淚。昏黃的路燈下,多少奔波的夜行人,撐著傘舉步匆匆,顧不得飛濺的雨水和姍姍零落的梧桐葉…

 

……音樂停了。

 

秋雨纏綿,冷豔而冰涼,入夜的空氣彌漫著層層霧氣,如同武俠電影裡深夜的叢林,蒙上淡紫色的神秘和寒氣。只是沒有刀光劍影,少了兒女情長,似乎一切都在油布畫裡,死寂的安靜。幾分苦楚,幾分淡漠。

 

習慣性地捧一杯沸騰的熱氣,貪婪著它的溫度,其實最貼身的溫暖莫過於此。有一秒,突然空虛的只剩下軀體,流淌的血液,暫態達到冰點,似乎一觸碰,就會粉碎一地。曲調的悲歡離合,唱不完的荒蕪繁華。墜落的只是那些塵封的過往,陌上花開,幾人沉醉,幾人心碎。

 

偌大的世界,看清說不清,也難以開口。置身於阡陌紅塵,如此身不由己。若棋盤裡的棋子,深受擺佈,我們迷失在縱橫交錯的網狀格子裡,被條條框框所捆綁。可惜,不再掙扎。

 

某個秋夜,如此難耐。有時候,誓言就是寫在水上的字,沒有定型,就早已不復存在。害怕忘記,害怕承諾,害怕更多的人因為你的疏忽選擇離開。

 

文字亂了,心亂了,水也涼了,夜更靜了……

 

梧桐落入凡間化作思念,隨風落款明離別,越過的山水都剝落成雲煙。

 

秋雨化成了蝶,紛亂了心。

 

あいもかわらず 七草粥が美味 活着 三年ぶりの 桜の咲くころ」 今生私複やつ 雪解け はかない夢 夢にうなされ イチゴ狩